• 新春走基層

    “貨郎干部”扶貧記

    2020-01-19 文章來源:新華網 瀏覽量:0

    新華社呼和浩特1月17日電 題:“貨郎干部”扶貧記

      新華社記者賈立君

      “貨郎經濟”,宋代即盛行,延續上千年。新中國成立后,交通日益便利,貨郎逐漸消失。然而,記者發現內蒙古鄂爾多斯農村牧區如今活躍著一批“貨郎干部”,他們帶著中央精神、國家政策,駐村幫扶,種下“鄉村振興希望”。

      “第一書記”賣年貨

      1月9日起,“鄂爾多斯市鄉村特產年貨節”在市區舉辦,幾十公里到兩三百公里外的優質農副產品聚集而來。酸奶奶酪奶皮子、白面黑面苦蕎面、鴨蛋鵝蛋綠殼蛋、胡油香油葵花油、農家豬肉草原羊肉,以及春聯、花卉、地毯、民族工藝品等琳瑯滿目,備受人們歡迎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這是鄂爾多斯市鄉村特產年貨節現場(1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

      “黃酒、酥雞、炸糕圈、八大碗、手搟豆面、黑豆豆腐都是稀罕東西。”市民王美君樂開懷,“往年想給孩子吃地地道道的傳統年夜飯,全靠鄉下親戚幫忙,今年家門口就能找到濃濃的年味兒,太方便了。”

      不僅如此,每個攤位前都有一位能說會道的“推銷員”,如數家珍介紹產品,令人耳目一新。他們是貨源組織者--駐村第一書記。

      身穿卡通老虎服,手端一罐瓜子,熱情邀請市民品嘗的馬小飛,是市中心醫院駐東勝區泊江海子鎮折家梁村第一書記。他說:“這樣可以形成差異化營銷,效果超棒。”

      枕頭似的透明包裝袋內,一條黃河大鯉魚闊嘴吞水、時而擺擺尾,吸引著不少人。它是從百公里外的達拉特旗昭君鎮沙圪堵村運來的。市供銷社駐村第一書記宋衛紅說:袋內充氧,可存活三五天,味道鮮美,自吃、送親友都很方便。

      為期10天的年貨節上,全市9個旗區的300多個農牧民合作社帶來1800多種產品,大多擁有注冊商標,物美價廉,加之眾多第一書記各展其能,年味四溢。

      “干部駐村”興產業

      紅火熱鬧的年貨節,是當地“包聯駐村”工作的一次成果展示。不過,這只是一扇小小的窗口。

      在人們印象里,鄂爾多斯“有煤炭”“很富有”。但這個西部地級市面積達8.6萬多平方公里,地域比相鄰的寧夏回族自治區都大,20年前還“窮”字當頭;21世紀以來,煤炭開發拉動經濟快速增長,而農牧區發展依然滯后,特別是礦區移民搬遷和年輕人大多進城,基層短板凸顯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這是鄂爾多斯市鄉村特產年貨節現場(1月1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

      為打贏脫貧攻堅戰,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2018年以來當地從各機關單位先后精選3000多名政治素質好、綜合能力強的黨員干部,分赴全市736個嘎查村開展“包聯駐村”工作。由駐村工作隊隊長任村黨支部第一書記,推進基層治理,縮小城鄉差距。

      扶貧先扶智。各包聯單位及駐村干部從黨建入手,整頓“兩委”班子,通過講黨課讓大家領會中央精神,結合國家政策研究發展思路,服務廣大群眾。

      脫貧看產業。駐村干部針對人口老齡化、產業單一、集體經濟薄弱等問題,與鄉鎮、村委班子因地制宜開展“百企幫百村”活動,多方籌措資金,動員群眾參與。一批種養殖、勞務服務、鄉村旅游、電商平臺、光伏發電等產業興起,有的已創造了良好效益。

      寒冬臘月,積雪沒踝。夜幕拉開之時,伊金霍洛旗壕賴蘇村駐村第一書記蘇冬仍在和村干部商量事情。見到記者,村民們交口稱贊這位年輕人真誠實干,為村里引進企業建了20座大棚種羊肚菌,其中9座由貧困戶和貧困“邊緣戶”經營,貧困戶郭毛飛、王永良兩家2019年人均純收入2.1萬元,村集體收入15萬元。3個月前,他為村里引進的煤礦用網片廠投產,預計今年可創收60萬元。

      市貿促會副會長蘇俊杰在擔任鄂托克旗達楞圖如村第一書記期間,調動40戶群眾養土雞8000多只,創造了近百萬元產值;實施“致富羊”“小康牛”寄養項目,使貧困戶去年增收1萬至10萬元、村集體收入11.8萬元;整合村里分散的1200畝堿湖創辦母液蘇打廠,去年創收8萬元。

      伊金霍洛旗人大常委會駐烏蘭木倫村工作隊,幫助村里建成煤矸石磚廠,解決了廢物亂排問題,已創收4000多萬元。

      目前,全市駐村工作隊已引進項目3000余個,累計投資13億元;幫助建立專業合作社756個,大多數嘎查村建起“企業+黨支部+合作社+貧困戶”利益聯結機制。

      2018年,全市嘎查村集體經濟均“清零”;2019年,村集體經濟收入5萬元至50萬元的達622個,50萬元至100萬元的有25個,超100萬元的有35個。近日,國家民委公布的“第三批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命名名單”中,全市有8個嘎查村因“生產美、生活美、環境美”等優勢上榜。

      “我也要當‘貨郎子’”

      “村集體經濟重新起步,遍地開花,第一產業鏈條在延伸。”鄂爾多斯市包聯駐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最新數據顯示,全市7220戶17527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,進入鞏固提升新階段,53萬農牧民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在1.9萬元以上,同比增長8%。

      “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,村集體經濟被分光吃盡。”市委辦公室駐東勝區柴登村第一書記宋乃春說,現在有了集體經濟,最大的問題是特產難賣,年貨節就是為打品牌、拓市場。

      “鍋里有了,碗里才能有。”宋乃春所在的村子,去年將一個閑置多年、淪為垃圾池的活畜交易市場改建為中國北方亞高原訓練基地,通過土地流轉、林下養殖,成立合作社打造生產、加工、運輸、銷售一條龍產銷渠道,村集體經濟收益突破50萬元。

    image.png

      鄂爾多斯市東勝區泊江海子鎮柴登村村民尹永剛在照看養殖的鴕鳥(1月11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

      集體經濟興起,吸引著外出人員返鄉。市工商局退休干部劉保前也看到了契機,他在柴登村承包1500畝土地,與村民合作規模化種植蕎麥、豆類等雜糧。1月10日,包聯單位市郵政分公司免費提供600多平方米底店設立的“助農扶貧超市”開業,他們的產品全部入駐;特產跨越中間商環節,質優價廉,供不應求。

      “以人民為中心”,群眾需要什么,干部們就做什么;基層有什么短板,干部們就補什么短板。

      昔日的貨郎,肩挑貨擔走村串戶,搖鼓叫賣針頭線腦、玩具雜貨,有的兼收豬毛、馬鬃、土特產;同是城鄉經濟“紐帶”,“貨郎干部”有所不同,他們帶著中央精神、國家政策,將產業引進村子里,把綠色產品賣出去;幫助困難戶摘掉窮帽子,扶持集體經濟重振雄風。

    “我也要當‘貨郎子’。”劉保前說,“駐村干部架起城鄉發展金橋,我們應乘勢而上向土地要效益。黨建引領、產業助推的路子走對了,鄉村振興勝利在望。”

   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网站